池袂

墙头多。时之歌(远舜),在下坂本(深隼),Marvel(Stucky/Thorki),各种原耽。语cer。

算不上文手…。
坑品极差。想写长篇没毅力,短篇也没好设定。
写点同人只是为了满足自己;)虽然也很渴望得到承认啦…。
还是要多看多想多写锻炼好的文笔:)

【双叶】初始之地

教练我想改变文风!!!

· 注意: 私设梗。私设梗。私设梗。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文风奇怪有变化,语死早(。
· 年上。

兜兜转转不过回到原点。

放下肩上皱褶被磨白的皮质背包,蔫扁的模样看着也没有多少重量。叶修拉开与书桌成套的椅子,椅子腿在木地板上拉出刺耳的嘶鸣。

比起不免染尘的自己的房间,叶修更惊讶的是它还保留着记忆中的格局,甚至连他小时候偷偷藏匿电竞杂志的床底下,还露着花花绿绿的一页书脚,卷边的惨不忍睹。

这让他想起来刚刚母亲不经意提到的一句话:叶秋有偶尔帮忙打扫一下自己的房间。

这样就可以解释这房间居然还保持着能住人的模样的原因了。叶修怪异地想象了一下西装革履的对方收拾屋子的情景,像是找到了嘲笑他的素材般笑了笑,一边拨开窗户扣推开了玻璃透透气。

作为双生子,他们有太多的共通点,虽然这并不代表性格完全相同,但是有些很早就知道的事实,他们彼此心照不宣。

比如叶修很早就知道自己对女孩子起不了反应,比如叶秋知道初次梦遗的对象不是同伴谈论过的身材丰满面容娇媚的女优,取而代之的是模糊的面容,结实的臂膀,平板的身材,低沉浑厚的声线。

这种事情父母是不可能当作倾诉对象的,朋友甚至兄弟间也难以启齿。

直到叶修不小心撞见叶秋面色不太正常的红润与空气中不言而喻的特殊味道后,他注视着叶秋紧紧抓着的被子,眼神有些变化。



第一次的尝试也记不得什么原因了,就那么做了,相似的面容在自己的手下变的奇怪,这让年轻的男孩子们有一种背德的快感。

家人开始奇怪早就分床睡了很久的两兄弟反而最近开始频繁地出入对方的房间了。

白天是争吵打闹不休止的兄弟,一个沉迷游戏,一个品学兼优,而夜晚是秘密的彼此共枕眠的同伴。


这种频繁并没有太久的生命力,年龄的增长让两人都开始明白了什么后,终于有一天,在叶修放轻步子悄悄推开隔壁那扇总是虚掩着的门时,被推开了伸向被子的手。

黑暗中叶修看不清那张与自己相似的轮廓,唯有充斥着复杂的双眸清清楚楚,带着些躲闪的意味,隔着棉被的触碰像是有着抹不开的桥梁架在两人之间。

大概是在这里结束了吧。
他们知道这种事儿有违伦理道德,好似走钢索一样,总是要从刺激的高空落回地面,然后,一步步的,脚踏实地。


当叶秋发现床底的行李箱不翼而飞,就知道对方作出的选择了。

他总是比自己更胆大。

倒在对方的床上,叶秋仰躺着望向天花板,床单上有着再也不用掩饰的烟草气息,深嗅一口,翻身将脸埋在枕头里,枕巾边沿渐渐被液体打湿,无声的沉默笼罩于十几平米的房间。


叶秋之后也找过伴侣,都不怎么如意,最长的一次是在学生时代的尾巴,持续了半年左右就新鲜感再无,和平分手。

之后的日子便忙于工作了,有关于那些私密的,无法言喻的都深埋在头脑。即使朋友开玩笑说他活的像个清修士,他也只有苦涩一笑继续拒绝那些莺莺燕燕或隐晦或直白的示好。

如果叶父叶母再不发现自己的孩子不正常的社交关系,那他们也就不配当父母了。

于是叶秋坦白了一切。

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对峙,家里的气氛在凝固了一个多月后还是慢慢松动了,他们接受了事实,但想要承认实在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

只是叶秋隐瞒了叶修和他一样的事实,让父母接受自己两个儿子都有着异于常人的性向实在太残忍,或许在他们接受了自己后也会理解叶修。
这个想法乐观的叶秋都有点难以置信。

叶秋知道再次见面是无法逃避的,只是他没想到间隔的时间会有十年之久,竟然让他也不免像个未成年的男孩儿一样有些期待。

他清晰记得高兴地忘记酒精这个天敌而醉的一塌糊涂的自己,在那张烟草气息浓烈到想咳嗽的床上是怎样迷迷糊糊地抓住对方,说着一些胡言乱语的;也记得对方是怎样不着痕迹地推开自己的手,细心地帮自己褪去外衣捏好被脚的。

醒来时的头疼欲裂,伴随着记忆的一股脑塞回来,那一刻叶秋恨死自己的好头脑。


草草的相见再到彼此又一次的背向行走,各奔前程,也不过一天不到的时间。
他们都变了,或许也没变。

等到叶修兑现了他的诺言,又是几个春夏秋冬。叶秋带着满身的疲累归家,一双多余的鞋子被扔在门口,叶家的人从来都是守规矩地放进鞋柜,除了一个人。

不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叶秋推开对方闲置已久的卧室门,里面却空无一人。

“呦,怎么知道的我回来了啊?”
声音却从自己卧室的方向传过来,一转身,叶修倚在在叶秋的卧室门框上,口齿间咬着根烟而有些吐字不清。

叶秋张了张口,似乎不知道说什么。

他们上一次在这里有过交谈时,身高还不足以摸到门框上面,而现在已经轻而易举了。

最终他还是上前一步,拇指掐着烟卷一端从人嘴里硬是抽了出来,声音轻快。

“混帐哥哥,家里不准抽烟。”

(好想就这么END..)

当晚叶修因为房间需要打扫以及床铺没整理好硬是占了叶秋一半的床,两人像是很久之前一样睡在一起。
叶秋难以入眠,躺在床上半晌丝毫不觉睡意。
“叶修。”
“怎么了?”
黑暗中他轻轻喊了一声,没想到居然得到了回应,该说是兄弟之间的默契吗。
“……还没睡啊?”
“你不也是。哥哪是那么早睡的人,晚上才是干活的好时候,生物钟暂时调不过来啊。”
“……是吗…。”
还是那么好骗。叶修仗着对方看不到笑得欠扁。
为了应对职业联赛,对于他这种‘高龄’选手,充足的睡眠是必须的,所以生物钟早就调过来了。
他只是对于已经回家了这个事实感到不适应,尤其是身边躺着的人,是他当初离家出走的一部分原因。

他们当初的分离是必然的,只是谁先离开的问题而已。
叶修知道自己的离开比叶秋要好的多,他有目的,而叶秋一个人在外面,他不放心。

“都睡不着的话来聊聊这几年的事儿呗。”叶修提议道。

话匣子一打开,伴随着叶修几句独特的嘲讽,两人像是许久未见的朋友那样聊了很多,就连对荣耀毫无兴趣的叶秋也认真地听了听,好像发现了他对此如此痴迷的原因所在,他知道了有关于叶修离家之后遇见的那个朋友的事情,作为交换,他也提了一下大学时代的恋人。

他们像单纯的兄弟谈论喜欢的女孩子一样,虽然那些都是过去时了。

“所以这几年你都过的如此清心寡欲?啧啧不行啊叶秋,我都不好意思说你是我弟弟了。”
“你有资格说我吗混帐??”
………………
忽然的沉默像是不约而同,该死的默契在这时又体现出来了。

“哎,考虑过再试试吗?”

叶秋看见了黑暗中叶修的眼睛,认真的不像是开玩笑。

“……我可不是小孩子了啊。”事实上,我们都不是了。

“你当哥不知道啊。再说了,当初是你情我愿的,别说的好像我是罪魁祸首一样。”

“……”

作为曾经的被动方,叶秋也不得不默认自己也曾乐在其中。
但是当初和现在已经不同了,他们已经不再年少无知,作为成年人,他们应该要看到更多,这也就让叶秋在作出每一次选择时都犹豫很久。
这次也不例外。

久到叶修以为对方已经睡着了,撑起身侧过来压下头,想要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却兀然对上一双发亮的眼睛。

“对了叶修,我好像没跟你说,爸妈知道我的性向了。”
“呦,你告诉他们的?什么时候?”

“挺早之前,我没跟他们说你的事儿。”

“我说叶秋你这不厚道啊,你就该一起说了嘛。”

“这样你反正也不在家爸妈也骂不到面前?切,想的美,自己的事儿自己去说,别指望我替你挨骂。”叶秋不屑。

“哎呦,有长进了。”

“你……!”

叶秋伸手对着脑门上的人脸玩笑般一掌拍过去,呼吸的暖气流都尽数落入他的发丝间,亲密的让他不适应。

叶修那反应多快啊,身为前职业选手,他一把稳稳捏住了对方手腕,轻松避开叶秋本来就没多少攻击性的偷袭。

被钳制住手腕而被迫维持手臂向后方举起的姿势,叶秋有点难受地象征性挣扎了下,却不见对方有松手打算。

仿佛猜得到对方用意,叶秋胜券在握似的唇角上扬一个小弧度,就着手臂被抓的限制,以此作为着力点一个翻身欺上,右边膝盖压着对方的小腿,硬是扯着叶修难以维持半撑起身的姿势而倒下,视线持平交汇。

本来还有点小得意的叶秋,在发现对方眼神像是十几年前被发现在床铺里偷偷干的事儿时一样后,才发现目前两人姿势的不妥当,而叶修还抓着他的手,没有丝毫松滞。

“哎我说,你还抓着我干嘛?”沉默半晌,叶秋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对方。

“你真不考虑一下?”话题又绕回来了。

“……你不得给我点时间接受?”

“啧,叶秋你怎么变得这么事儿多。”

“喂喂喂!我是在为下半生作决定好吗?!”

“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沉默。

是啊,叶秋也不知道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一起经过了那么多年,之中有着一半的空白期都拿来让彼此冷却,直到有勇气重新说出口,已经无关于道德伦理的束缚了。

不是没有其他尝试,双方的却都以失败告终,不论是哪种形式的失败,都是过去了。

叶修之所以比叶秋更大胆的原因或许还有他不想再次失去,不管是第一次的离家出走,还是第二次的车祸。

比起曾经,未来,他更想把握现在,把握眼前这个人。

他们都已不年轻,如果用时间来检验情感的真挚与否,即使是年少冲动,也已经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拥抱了。


血脉是一开始的联系纽带,有了交集后又被深埋暗地,互相背离,直到跨越了时间的鸿沟,他们注定的再次相遇,回到了原点。

带着一身疲累,拥对方入怀抱。


叶秋轻舒口气,抗拒手臂被封锁的力气也渐渐消退。

叶修松开手,指尖滑过他的腕部,然后,十指交握。

不论怎样,叶秋都不会拒绝那个怀抱。

至于后来的事情,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
一些可以忽视的废话
提前十几天就打好了我真勤快。
就是很想写这种经历时间鸿沟后的再度牵手,自我感觉双叶挺适合这个脑洞,但是这种感觉好像没怎么表现出来啊我个渣渣orz
这里把叶秋写的不那么果断的原因是感觉他是从小接受的教育使然,毕竟担子越重越是小心翼翼嘛。
至于叶修和伞哥的关系……就随意吧,也可以是普通朋友了啦。
想把叶秋写的帅气一些不知道成功了没…。

叶修叶秋生日快乐,在一起的无论多少个年头都要幸福。

因为楼秋安利吃的很开心所以对楼壕印象不错(.)生日快乐XD

一开始就想到弟弟了准备两人一起生贺了聪明的我(.

双叶小段子。

眼底还带着青黑色的他坐了最早一班地铁从办公室赶回家,一边想着开门的会不会是和自己一样脸孔的家伙,一边又为自己的天真想法失笑,作息颠倒的并非他自己一人而对方只可能更甚。只是思来想去也没料到门开之后得到的消息是对方又离开了,这次是光明正大的。
叶秋回到自己房间放下公文包,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没来由地弥漫开来,他怔怔地坐在床上看着柜台上的烟灰缸。叶秋没有抽烟的癖好,虽然这不代表他不会,那个烟灰缸也只是以备需要而已,购置回来后放在哪里他早就忘记了,没想到却被叶修给找出来了。
烟缸旁边还放着半包没抽完的烟和打火机,放的位置距离掉落也只差一个晃动了,叶秋扶了扶它们并往里面推了推,顺手抽出一根,咬在口中,烟卷还未点燃,烟草的苦涩滋味却已从舌尖的味蕾上传达到了心底。
小小的火苗一晃,深深吸了一口,太久没受尼古丁熏染的肺部显然无法承受这种刺激,烟雾缭绕中,叶秋被呛出了泪花。
他其实早就知道,叶修这辈子是无法和荣耀分开了。
他也早就知道,自从十几年前的那个夏天,他们的人生就已经背道而驰。
叶秋擦掉眼角被呛出的泪花,将只吸了一口的烟卷捻熄在烟缸里。






---------------------
不能我一个被脑洞虐(日
最后那个十几年前的夏天是来源于在微博上看到的聊天记录里的一句话(.)群名是叶叶笙歌。当时很有感触...没经过同意就用了很抱歉orz如果有问题请留言给我我会修改的!

关于撞梗和抄袭的一点没用的看法

橙皮-漫天飞橙:

花雕:

最近抄袭这事儿闹挺大,然后我也看到有人提到“怕不小心撞梗被当抄袭挂”。想就着这点说一些自己的没什么用的看法吧。
我觉得大部分创作者应该都多少看过或者体会过撞梗这件事,不管是画手写手还是其他创作者,写手撞题材,画手撞构图等等,甚至有些撞梗能够撞得被当作。个人观点这是完全可能存在的。
普通的撞梗其实大家都挺能接受的,比如全职同人里有很多相同背景的架空,写伞修文的也有很多人喜欢用伞哥灵魂视角,古风paro里面很多人也玩过兴欣客栈,因为这些实在是太好想了,撞上根本不奇怪也没什么大问题。我大概只想说说一些特殊的情况。
身为一个画手我还是以画画这个领域来讲讲我的一些经历和想法。
一件事是发生在三次元,我在上设计课的时候,自己的设计作业和同学的作业撞上了,大概原因是我们设计灵感的来源一致。后来老师的处理方法是保留我的,我同学则被要求重新设计,理由并不是我的画面或者什么优于他,而是因为老师评作业时是先看到我的,之后才看到他的。 说实话虽然当时我是一个幸运者但是我也觉得那理由不可理喻,直到现在我也不太能接受。
第二件事是二次元的。我曾经画过一张嬴政性转,设计了一个龙头冠。后来被人指出和十月南宫的女体三国里的刘备的头冠太像,并且画面主色调也有些撞。当时就是发在微博上,指出我的妹子我并不认识,而我也算第一次遇到这种好像要被挂的事儿有些慌也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不过那妹子也非常耐心地在评论里跟我谈这事儿,很明确地给我指出我的相似点和可能带来的后果。最后我的做法是删微博,然后又花了一晚上大改了头冠和主色调。(现在想想还是非常感谢那个妹子)
我也遇到过一些写手朋友撞梗的,当时有个机油开了个伞修洞主要是从一个能看见灵魂的路人“我”角度来写伞修。还没写完就发现一个大大发出了一篇跟她同梗的文…不过这个后续我不知道了,但总之挺悲剧的就是了………
以上我说的全都是属实的,而且关于我个人的事绝对是在没有看过原图的情况下。信任我的可以继续看下去,不信任的话拿这点跟我争论我是不会理睬的。
所以我想说的还是,撞梗这种事是存在的,也完全可能撞到说不清楚。所以这就有了到底是巧合撞梗还是抄袭的疑问。我觉得能够发现撞梗严重而自己去改无疑是最好的方法,因为真到某个地步的撞梗即使你拿出再多的证据你也是说不清的,所以如果有挽回的机会,请不要犹豫去改他,这辛苦一点总是值得的,没人希望自己被挂也没人希望自己的作品存在抄袭的嫌疑。所以我大概能理解当时我老师的处理方法了,有些事的对错,本来也不是自己说了算的,即使你问心无愧。
另外,如果是你已经被别人挂了抄袭但是只有你自己知道自己是撞梗却没人相信你的辩解。我很遗憾这种情况在当前的网络风气下几乎是一个死局。我认为你有两种选择,1是委屈一下承认自己抄袭然后删图删文,这件事就会很快过去。2是坚定地说出事实并表明自己没有抄袭,但出于对原作的尊重你还是要删作品或者修改作品。当然第二种随之而来的声音会有“洗白”“狡辩”“无耻”“没有担当”等等等等,你在网络的名声会变坏,你的亲友不再关注你,你崇拜的大大也会鄙视你,总之你会受到批判。所以选择哪种方式,就看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和你的关注点了。
不过!不过请一定搞清楚!以上的所有情况只是针对“我确确实实问心无愧”的情况!!如果那些抄袭者看了后拿着这种观点心态去对待众人对他的批评那我只能表示他的三观已经腐烂了,这些人连自己都骗过去了那我还能说什么。世上总有这样无耻的人我们拦都拦不住。
其实讲了这么多也没什么确切的解决方法。确实是这样啊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那么黑白分明的,是非向来没有绝对,公正总有照不到的地方,并不是人人都能获得公正的批判人人都能沉怨得雪。
让我们从第三者的角度看。谁知道你是抄袭还是巧了的撞梗呢?谁知道你的辩解是真是假呢?谁又知道我现在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呢(笑)?这种情况下,正常人的思维惯性应该都是“我以为”,所以啊这些事只有自个儿心里清楚,没什么证据能给你证明的。
这篇主要是写给那些蒙冤或者担心因撞梗被挂抄袭的创作者,你若真真正正问心无愧,就不要去在意别人的说辞,毕竟每个人都不过是苍穹下的一粒尘埃,捧你也好黑你也好,都没必要不要太往心里去。每个人都为自己而活,我们的创作初衷应该都是为了喂饱自己吧( ̄▽ ̄),所以若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那会很累。
当然这份豁达很难,我也就只会说说而已ˊ_>ˋ…
如果还不能看开,那就退一万步想。
这种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撞梗几率怎么就被你遇到了呢,活该啊前几年或者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你(被拖出去殴)。

再次声明我只针对问心无愧的人,那些想借此狡辩的抄袭者滚好不送。

(另外,po主不管在画龄还是年龄上都不是一个特别成熟的人,有些观点也只是个人看法,有错的话欢迎指出,但也请给我保留个人观点的权利。

【全职】-双叶- 故地重游

*偏原著亲情向

*毫无逻辑,没有主线,各种散碎

*ooc大概有

*文渣

---其实只是各种脑洞的集合体。

忘记放BGM了简直…【Lily Allen - Somewhere only we know】 http://music.163.com/#/song?id=27955167

叶秋坐着车,车内空气略不舒畅,沉闷的令人不适,烦躁的情绪并不适合工作,于是他摇下了窗户,试图改善空气质量。

有夕阳从车窗的缝隙钻入,投射在他膝上搁置的笔记本屏幕上,晃眼的有些看不清。叶秋停下了敲键盘的动作,眯着眼看向火烧似的苍穹,和那被染上一层淡淡橘红色的草地。

有种莫名的怀念,叶秋招手让司机停下车,将膝上发烫的笔记本放在了后座上,只身下车。

 

傍晚的风并不强烈,还带着一丝午后未散去的温热。皮鞋踩上湿润的泥土,脏了原本擦得发亮,为了留给客户好印象的鞋面,那是前一夜凌晨小雨的残留气息,叶秋脑中的记忆很清晰。草坡并不很陡,但他还是很小心地在行走,脚步刻意放的很慢。

一条并不很宽的溪流,溪面被天色映着很是潋滟。叶秋站在溪边,倒影不是特别清晰。

他想起来很久以前这条溪流还是很清澈的,很久以前他的身边应该还有一个跟他一样面孔的人。

指着倒影说着谁比较帅,为一个毫无价值的问题争得不可开交。

 

噗嗤。

 

叶秋微微翘起了唇角笑出了声。

 

他弯腰蹲下,合身的西服因为这个并不符合绅士礼仪的动作而皱起。叶秋伸手入水,冰凉的感觉迅速顺着指尖蔓延。再次从水中伸出来时,他的手中握着一块椭圆形的平滑石头,这次没有人和他争抢哪块石头比较好。眯起一只眼睛,腕部蓄力,闪电般掷出,石头打了三个水漂就沉下去了。

轻啧一声,成绩还是没有突破。

 

他总是比不上那个一脸嘲讽的家伙,他们的手都很漂亮,但是那个家伙似乎天生在手上控制力道控制的很棒。

 

那次找到了他居住的地方,他现在的朋友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烟雾缭绕中那张一模一样的脸上对于游戏的兴趣相较十几年前没有丝毫减少。

其实那时叶秋就知道了,他还是不会回家的。

他其实很怕兄弟情分会在过了那么多年后变的陌生生疏,所以在被对方的嘲讽技能刷到而自己又条件反射冲上去揪住对方的领口时,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明明是一样的面孔,他们却有着不同的人生轨道。叶秋试过走近他的世界,只是墙太厚,而他已经过了那个能够有勇气翻过去的年岁。

 

 

继续行走着,叶秋记着十几年前这里的那棵树,方位却找不到了,走了很远才出现在视野中,虽然剩下的只是树桩。

也许被附近的人砍去做柴火了,他拍拍脚踝附近高的树桩,像是对待很久以前的老朋友。

他想起来几岁的年纪,个头不高,被逼着练琴,练累了就一起逃出来,在这里歇一口气。

 

一直到现在,父母也不知道当时的他们会在某个午后消失时去了哪里。

 

到了十几岁,来这里的次数减少了,因为身边少了一个人,父母会看的更严,况且,意义也变了。

 

叶秋拂去树桩上多余的尘土后坐下,并不介意会弄脏价值不菲的定制西装。

他眯着眼睛,扬起脖颈,束好的领带微松,视野里的天穹很辽阔,辽阔到他忆起很久以前躺在草地上,睁开眼便是这幅景象,那时叶秋第一次产生离家出走的愿望。

当这个想法浮现在脑海时,叶秋就说了出来,他以为他们是双生兄弟,可以无话不说。

身边人嘲讽了一番他白日做梦,却没说自己也有一样的想法。

 

所以直到叶秋某天回家发现他的消失之前,都以为自己会先从这里逃出去,然后在玩够了之后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反嘲讽回去:怎么样,我才不是白日做梦呢!

 

只是一切都还没来及出口,再见便是过了那个年岁。

 

 

今年除夕叶秋没有提前去兴欣网吧叫他回家,原因是他在准备网上订火车票时鬼使神差地找了找荣耀圈的新闻,虽然看的一头雾水但是还是找到了关于那个人的信息,然后他想了良久,还是关闭了订购火车票的网站。

叶秋想着他玩够了会回来,就像他上次说的一样。爸妈都等了十几年了,或许也不差这几年。

真的会是几年而已吧,叶秋自己也不确定。

微风拂过草地,悄不可闻的唰唰声也无法解答他的疑惑。

 

坐的有点久了,叶秋起身抚平衣上褶皱,从这里可以看到远处城市中央的摩天大楼,像是另一个世界。

叶秋曾经一点都不想进入那个世界,但是有人提前离开了,一切担子都加在了他的肩上,无形的手推他进入了那个世界。

叶秋这个年纪并不大,却取得了不符年龄的成就,也许跟他的出身关系莫大。如果说叶修把最好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荣耀,那么叶秋最好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继承家业这个任务,一个本该不是他肩负的任务。

有时他会在看着镜子时想象着如果当初谁都没有离开的话,会是怎样的情景,不过他们终究不同,叶秋笑了笑自己的白日做梦便移开了镜中的视线。

 

 

‘你累吗?’曾经被这么问到过,叶秋有些不知所措,或许面对客户时他是那样巧舌生簧,但是却会被这个简单的问题问的不知所措。

现在他有了答案:累啊。

叶秋没想到过了十年这种希望有个人能在身边的愿望还会重新浮现出来,阖上眼眸,回想起很久以前两个人的日子,唇线微弯。

他不知道叶修是否会感到疲累,或许对方跟自己一样,如果没有人提出来一直都不会觉得疲累。

 

手机铃声倏然响起,来电显示是司机,叶秋顿住脚步,交代了自己马上会回到原地后便挂了。

叶秋顺着原路返回,远远地看到了熟悉的车和旁边的司机。

笑了笑,其实他不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差劲,这种生活本来应该是他俩都不屑的,总有人要改变,只是这个人是他。

他也不觉得叶修可恨,叶修所经受的叶秋并不是不知道,他没有亲身经历,但是他们是双生,感觉相通,所以他能想象。

 

坐在车的后排,维持着车窗摇下的情形,叶秋眼前掠过的是刚刚走过的风景。

他掏出手机,翻找到联系人为陈果的号码,打下一条短信:

老板娘,麻烦替我向叶修转告一句话——

什么时候累了,就回来吧。

                       叶秋。